面对学生威胁教育局要求延考,纽约特殊高中入学标准不再单看考试成绩

问题描述:

一五年一月廿九日记。

摘要:
和许多移民社区一样,华裔社区对于教育问题倍加关注,无论是全民学前班政策,还是特殊学校入学标准变化,都引起社区激烈讨论,今天,纽约市教育局局长也举行圆桌会议,希望通过与媒体对话,促进与社区双向沟通。
… …
…据美国中文电视记者曹旋律报道,和许多移民社区一样,华裔社区对于教育问题倍加关注,无论是全民学前班政策,还是特殊学校入学标准变化,都引起社区激烈讨论,周二,纽约市教育局局长也举行圆桌会议,希望通过与媒体对话,促进与社区双向沟通。纽约州参议员针对纽约市特殊高中录取标准改革的提案,受到了亚裔媒体记者的关注,不再将SHSAT考试成绩作为唯一标准,将学生学习成绩、出勤率、课外活动纳入入学参考指数中,这样的录取标准改革很大程度上,将影响以“考试”为强项的亚裔学生群体。目前市长白思豪和教育局局长Carmen
Farina对改革提案都表示支持态度,而面对记者提出“改革是否对亚裔学生不公”的问题,局长Carmen
Farina的回答也十分迂回。”这的确是一个需要很多考虑和讨论的议题,纽约重视多元化,学校也应该体现城市的多元化。”她也说,除了改革入学标准,也有其他的方法,增加学校学生的多元化,比如让无法负担补习班的学生能够有机会参加考试强化班等,对于有家长担心改革后,入学标准放宽,学生水准会降低,特殊学校不再特殊,Carmen
Farina回答说,教育局一定会保证特殊学校的水平。”我们会尝试各种方法(增加多元化),但有一点我们很肯定,不会降低标准,标准就是标准,我们会保证进入特殊学校的学生能够使用学校资源。”除了局长外,负责全民学前班、移民学生英语学习和中学课后教育的多位教育局官员也出席了记者会,会上也就全民学前班在社区的实施情况,扩展学校双语项目的方法和增加中学课后班的需求进行了讨论。

2、作为学生,需要思考过激的行为是否对解决问题有帮助?有没有更好的反馈方法?

一年以来,对焦点治疗的使用其实是极其不系统,与其说用焦点治疗的方法,不如说只是用上其中某些招式而已,完全没有按照其指导的模式开展个案和小组。台湾的焦点治疗大师许维素曾说,即使接触了焦点治疗十年之久,每次读《建构解决之道》的内容时,都有不同的体悟和省思。而自己才仅仅一年之久,所开展的个案数目也不多,理解书本内容与面对真实案例面谈时的情况又是不完全一样的。焦点治疗学起来简单有趣,学习起来简单,使用起来却不简单,陆游曾有诗云:“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庖丁十九年解牛数千,才能游刃有余。对焦点治疗学习透切,使用得娴熟,对学习其他方法也会是有帮助的。解牛时能目无全牛,以后解猪解羊也能得心应手。

3、作为家长,需要对目前的大环境有客观理智的了解和判断,有自己的主见,并能及时的帮助孩子建立正确的处事态度。

焦点治疗是来源于社会建构思想,认为人的知识并非在世界中发现和识别,而是对人们之间的互动进行阐释而建构起来的,所谓“案主的参考架构”,也是案主从自己的经验的理解中建构而来。说焦点治疗易学,因为它包含的理念是社工容易理解的,如接纳和优势视角等。它的寻解的策略也是人们生活当中常见的经验,如所谓“三大黄金定律“,善于总结经验的人,也可提炼出类似的指南。《建构解决之道》一书中关于焦点治疗的论述全面而详尽,不是我简简单单的一篇文章便可尽列其精妙之处。目前对它的理解,可能也有错误之处。

教育局采取漠视态度是否是最好的回击?真是活久见,现在一些学生怎么了?底下评论竟然一堆帮着博主的?这只是学生闹延考的一个公开片段。

http://www.nbcpexpress.com ,孔子的教育方法与苏格拉底的大相径庭,孔子习惯直接给学生答案或者标准——子贡问曰:“孔文子,何以为之‘文’也?”子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为之‘文’也。”(《论语·公冶长》)子贡问曰:“有一言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论语·卫灵公》)子曰:“由,诲汝知之乎?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论语·为政》)孔子直接告诉学生“什么应该是怎样”的言论很多。当然,孔子也强调思考的重要性,如“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不过整部《论语》当中,孔子在教育学生上,更倾向于给学生答案,如什么是仁义,什么是忠孝,什么是是非,什么是君子小人等等。而焦点治疗利则是类似苏格拉底的教育方法,用形成问句与时候能让案主转换思考的方式和角度,从案主最后或较早的回答内容再形成下一个问题,以此促使案主发现自己的能力、经验、自身优势和自己的重要相关他人如何对自己有用。这是极其注重引导性,更强调让案主从自己的主观世界去思考解决方法。社工所问的,是从案主所答而来,案主所答的,是遵循自己的参考架构,社工的回应也必须围绕案主的参考架构,才能技经肯綮。

http://www.dxszz.net ,1、作为教育局,需要分析学生要求延考的情况是否个案。如果是,那可能是某个学生自己的问题,不能因为一个人而影响大局。如果不是个案,那么教育局需要认真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些建议是否有一定的道理?目前的制度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可行性如何?

无论是在大学期间,还是开始从业至今,我对实务微技巧的学习都有一种如饥似渴的感觉。大学教材《个案工作》一书将面谈技巧分为支持性技巧、影响性技巧、引领性技巧三大类,应是从众多个案面谈方法的归纳而来。常用的面谈技巧,教科书只是概括其用法,案例相对较少,具体如何使用,则未有系统阐述。毕竟,一种助人方法的全面论述,几乎需要撰写一本书才能完成。直到接触“焦点解决短期治疗”,才对面谈技巧有系统且较深入学习。也正因为对微观技巧有饥渴感,所以在得到《建构解决之道的会谈——焦点解决短期治疗》一书时,真有如获至宝的感觉。在学习过程中,发现它几乎包含了个案面谈所有技巧,简直是个案面谈的通用秘笈。

问题回答:

或许焦点治疗的创始人是受“苏格拉底问答法”的启发而产生灵感,苏格拉底在教育学生时,不是直接告诉学生答案或者标准,而是向学生提问,让学生回答后再提问,逐步引导和启发,或让学生发现自身的矛盾,一步一步地得得出自己的理解。苏格拉底所说的:“知识并非是由老师的灌输而来,而是自己本身已经具有,是自己‘先怀上了胎’,老师只是像一个‘助产婆’,负责引产而已”。社工从案主的参考架构之中引导他建构解决之道,正是这一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