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中小学12年学制改为10年,一票否决

关于应试教育的弊端,一直以来口诛笔伐,但效果甚微。提倡素质教育很多年了,什么快乐学习,让孩子快乐上学,跳出唯分数论的怪圈,但到现在,依然是分数为王。

罗崇敏:我认为缩短学制的确应该和考试评价制度的改革有机结合起来,变一次性选拔性考试为过程考试与综合素质评价相结合,来选拔学生,也就是说,我们应该把初中三年的学习成绩,进行客观的评价,然后把三年的成长记录进行综合素质的评价,来决定这个学生录取与否。另外高中升大学的考试,要变一次考试为过程考试,把过程性的考试和综合评价结合起来,来选拔大学生。

④软硬件设施的配套如:

高考还是一块比较纯净的土壤,在低收入人群或者是贫困人群,唯一的期望和盼头,就是望子成龙,希望孩子金榜题名,同样也正是通过这种渠道改变了一个一个的家庭。

罗崇敏,云南江川人,经济学博士。最近一次语出惊人是在西南大学(微博)的演讲上,他说:“读初三和高三是浪费时间”。这笔账是怎么算的?中央台记者就此对话了云南省教育厅厅长罗崇敏。

图片 1

客观而言,这种应试教育,并不是一无是处。
这么多年来,每年都会搞运动式的减负,可以一阵风后,依然是我行我素,回归日常。

但是学生们的压力却未见减少,从小学开始就为了升 一个好初中
而绞尽脑汁,然后是考高中,考大学,考研(微博)究生,学生们仍然要在艰苦的学业中负重
前行。特别是全国统一高考,不仅是选拔人才,更被人们看做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如果真的在考试中加强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会不会对教育公平产生影响?罗厅长认为不是这样:

①政策好不好,既要看制定又要看落实,在落实环节中必须要严格,建立长效的监督机制

终于等到新高考来临了,但是,今年部分地区暂缓高考改革。说明中小学不再重视分数,还有一段时间。
记住: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完全实施新高考的未来,分数不是可有可无的。

鼓励招生和考试自主权下放到地方与学校

素质教育这一理念提出多年,没能很好的实行,大多高校还是以成绩作为考核学生的唯一标准,这个政策的出台更好的使素质教育落到实处,可以更好的……(表示赞同此项举措)教育改革是一场攻坚战,想要全面由应试教育转为素质教育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以快乐学习为例,一个成才的人必然是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勤学时,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古今成大事者,必然需要勤奋努力,怎么可能是通过快乐实现的。快乐是什么?玩物丧志。一个学生要想快乐,怎么可能会学习好。

把一次性选拔考试与综合素质评价结合

③强调了健康身体对于学生成长的重要性

一:一到六岁,开展幼儿乐园,作为启蒙教育,以玩具,瑜伽,等轻松的活动,与家长,同龄儿童进行互动,在孩子的玩乐中。

中国现行教育制度一切都是以高考和上大学为核心。高考制度可能还存在很多问题,但是是否能够找到一种更为公平有效的办法来代替高考,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改革还需要探索,从这个意义上说,云南省教育厅罗崇敏厅长的思路和方法都将是我们的宝贵财富。

③电子信息技术、互联网等发展,学生较早接触手机、网络、缺乏自身的锻炼

现在我们在教育方面,走了很多偏差,主要有,不留作业,不考试,或者考试不许发榜,快乐学习等等。这些其实都是骗人的。对中国教育坑害很大。

小学到高中12年学制应该缩短为10年

④考试科目是主流,其他音乐、体育等都被取消或者换成别的科目

一家之言,不知对否?

罗崇敏:刚才你提到的我有不同的看法。表面上看,现在我们的高考凭一个分数来划取录取学分是公平的,其实深入一考察,它是不公平的。以一次考试一个分数就把一个学生10多年的学习作评价,这本身就是不公平。怎么可能10多年的学习凭一张试卷就把他评价了呢?我们把招生自主权,考试自主权放到学校,放到地方,由学校来决定,赋予学校真正的办学自主权,这个才是今后改革的方向。至于全国的考试,可以作为评价地方的办学水平的手段来使用。招生联盟我是非常支持的,联盟的关键是要透明,要公正,要自觉地接受监督,要保证招生过程的阳光公正,来维护教育的尊严,教育的形象,教育的价值。

3.专业健康师资的配套

教育的根本属性是什么?是获取知识,怎样评价获取的知识,是考试是分数,一个学生学习好不好,主要就看分数,这是最客观的。

罗崇敏:我认为我们的学制要缩短,主要是在基础教育阶段的学制要缩短,也就是说从小学到高中现在我们是12年学制,我主张缩短两年,从小学到高中10年修完所有课程,因为现在的孩子生活条件,以及现在信息社会给他们带来的发育成长比较快,他们有这个能力,有这个精力,在10年时间学完基础教育也就是从小学到高中的课程。

②确保孩子们能全面发展(德、智、体、美、劳)、健康成长

原因很简单,就是应试教育的核心环节在高考,如果高考录取不改变录取模式,那么,应试教育的模式不会发生什么根本性的
变化。

分享到:

②唯分数论(社会比较看重)政府、高校选拔人才以高考分数为主,制度上为唯分数论和应试教育提供滋生的门窗

回答:中小学的负担由来已久,我最早看到一份减负文件是1950年代发出的,当时的口径描述的应试现象,和现在相差无几。也就是,应试教育的弊端积重难返。

罗崇敏:从初中升高中,从高中升大学,都是用了1年的时间反反复复的复习去应考,这样就把孩子的思维固化了,然后又浪费了那么宝贵的时间。缩短学制以后,就为他们今后成人成熟创造了时间条件,现在我们进入社会的时间太慢,成人不成熟,真正的人的成熟应该在社会中去实践。

2.课程安排上更注重体、美、劳

四:十八到二十,自由选择学科和知识点,一主三辅百看的特点,增加科学、艺术和就业的专业学习知识,实现多梦想,实现理想目标。

罗厅长说,初三和高三年级两年时间都是用来复习,因此这两年时间都不是用来学习新的知识,所以都可以节省下来:

1.体、美、音老师的培养,更多更好的老师去学校授课

3,为了减轻孩子的负担并学以致用,建议从初中阶段开始分文理科。现在的教育难度越来越大,即使大学毕业也不一定全部用上,而且增加了学习难度,降低了孩子们的乐趣,真的很难以培养出大师!如果从初中开始分文理是大有好处的,凡是学文的,数学,物理,化学等理科类课程可以设置一些基本课程即可,无需很难,因为对文科真的没啥用,还会降低学习兴趣;凡是学理科的,除语文外文科课程可以简单些,包括历史,地理,政治等。

中广网北京5月6日消息(记者富赜)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他曾在农村下乡当知青、代过课、做过赤脚医生,到工厂做化工、钳工,宣传员,在中学做炊事员、售货员。如今,他是云南省委高校工委书记,省教育厅党组书记、厅长。尽管他个人一再强调自己喜欢高调做事,低调做人,但还是被媒体冠以“中国改革派官员”、“奇官”、“奇人”的称号。

【背景链接】

1,教师业绩以成绩论是最大的错误。教师为了自己的业绩和绩效奖,以及职称评定等千方百计在学生成绩上下功夫,包括大量的作业和考试,这避免不了孩子的近视和身体素质下降。因此迫切需要一套适合中小学生素质全面评价体系,包括德智体美劳应该全面深化,成绩评分占比应大福下降,除此之外应对教师绩效评比机制做出对应的改革,否则不会有根本改变。

罗厅长最近很忙,5月4日在西南大学访问学习,做了题为《关于价值主义教育思想》的演讲,博得了大学生们的满堂喝彩。昨天上午,访问了丹麦驻重庆领事馆,就云南与丹麦王国加强教育合作探讨交流。而今天,他将来到北京,到教育部汇报工作。采访时间有限,我们的话题就是从节约时间开始的。

【标准表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