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评论,校车安全

   
此次有关校车条例的制订,由国家最高行政机关主持颁布,体现了中央的权威性,对于各级政府贯彻落实有决定性的作用;而明确校车的责任主体由县级以上的地方政府承担,把校车的事权下放给了地方,更是一大进步。眼下需要进一步落实的是具体部门在其中应当肩负起怎样的责任,校车安全,牵涉到财政、教育、交通、质检、安监等多部门,任何一个环节有纰漏,校车管理都会出现问题。更何况我国地域广大,各地的经济、教育情况都有不同,以什么样的标准配备车辆,如何管理,恐怕需要各地政府结合自身实际,拿出相对应的措施来。

  其次,条例第二条关于校车概念的界定似乎不够科学严密,基本上是从外延去界定校车而不是从内涵上界定校车,如“本条例所称校车,是指依照本条例获得使用许可,用于接送幼儿园、小学、中学等从事学前教育、义务教育的教育机构(以下统称学校)的幼儿或者学生(以下统称学生)上下学的7座以上的载客汽车”。这其实是混淆了内涵与外延的区别,是从适用范围来界定校车而不是从校车的本质属性来界定校车。建议最好如此规定:“第三条本条例所称的校车是指按照国家校车标准设计,由具有专业资质的校车生产厂家生产,专业驾驶人驾驶,负责接送中小学生及幼儿上下学的专用车辆。第四条中小学、幼儿园等教育机构使用校车接送中小学生及幼儿上下学的适用于本条例。在过渡期内目前仍在使用的用于接送中小学生及幼儿上下学的机动车辆须经政府指定部门检验合格后方可运行。”这就从校车的本质属性角度、从内涵上严格规定了校车的含义,又照顾到目前一批未按校车标准生产但仍在运营的机动车辆的实际情况。此外,为鼓励民办幼儿园和中小学购买专用校车,减少不安全因素,最好还应明确规定“国家对以非财政资金购置校车的教育机构给予政策性优惠”。

这些地方经济社会条件不同,具体做法各异,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政府牵头、有关部门各司其职,用实实在在的投入和严格科学的监管来落实安全承诺。

   
然而,就目前的讨论热点来看,媒体和社会大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所谓校车享有“特权”上:如对校车赋予优先通行、在消除违法行为的前提下先放行后处罚等“特权”,对于不避让校车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处500元以下的罚款。这些给予校车的“特权”,的确反映了有关部门对于这一问题的重视,也是对于惨痛教训的积极应对,社会公众也对此高度关注,反映了整个社会对于孩子的关切,是一种制度的进步,更是观念的进步。

  作为责任主体,政府首先要加大投入,同时还要吸引社会资金进入。政府和民营机构可以合作,要充分发挥社会资本的作用,多种力量总比一种力量好。目前湖北黄陂就是这样做的,一个地方的区教育局和街道办事处以及一家建筑企业共同筹资,同时又找了一家民营客运公司负责运营,政府对于运营费包括驾驶员的收入进行财政补贴,学生的负担还降低了。关键是解决学生上下学的问题,用什么方式都是可以考虑的。

条例明确,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对本行政区域的校车安全管理工作负总责。“我国对义务教育实行属地管理,地方政府对本地教育发展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条例规定了地方人民政府负总责非常正确,也十分必要。在地方政府统一领导下,各部门才能互相协助,共同为儿童营造‘安全的流动校舍’。”王敬波说。

   
以校车制度比较完备的美国为例,目前全美有超过47万辆的校车每天接送近2500万名的学生上下学。美国所有的校车和校车司机都归校车委员会管理,属于政府机关,那些司机也都属于公务员,相关的开支由联邦政府与各州政府支付。这值得我们参考。

  周洪宇:教育部门牵不了头。学校是消费部门,怎么能把消费部门当成责任主体呢?它就是被监管的对象,服务的对象。学校如果作为最主要的责任主体,它就会考虑这个事情我做不做,很多校长因为担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搞最好,做不好还有责任。结果出现前一段大家看到的情况,“上面不是要求吗,那我不开了”,这没有解决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袁桂林说:“学校老师要承担孩子的教育责任。家长和孩子享用校车服务的时候,要有安全责任意识。如果教育、交管、安监等部门能够真正各司其职切实承担起相应责任,老师、家长提高安全意识,全社会共同关注营造良好的校车交通环境,就能够有效避免事故发生。”

分享到:

  校车概念界定可以更严密

此外,条例对校车使用许可、校车驾驶人、校车通行安全等都做了专门规定。比如规定,取得校车使用许可的条件包括车辆符合校车安全国家标准,有取得校车驾驶资格的驾驶人,有健全的安全管理责任等。校车驾驶人应当最近连续3个计分周期内没有被记满分记录,无酒后驾驶或者醉酒驾驶机动车记录,无犯罪记录等等。

  12月11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这一高效的立法速度足以证明立法解决国内校车安全问题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也充分证明了民生问题的分量。正如温家宝总理所说:“把校车安全问题真正纳入法制的轨道。这样才能引起人们的重视,并且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正宁校车惨剧发生后不足一月,《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公开征求意见,今年两会,“校车安全”首次写入了《政府工作报告》,要求“加强校车安全管理,确保孩子们的人身安全”。

校车在我国起步较晚,包括责任主体的明晰,安全和管理服务等都比较滞后。对此,条例对政府部门的责任予以了明确界定,避免校车安全管理“权属不清、责任不明”。

   
另一需要注意的是学校在其中的责任须界定明确,笔者以为不宜把过多的责任交给校方。原因在于作为教育机构,学校并没有交通行政管理方面的职权,对于校车的管理以及约束,显然不如权力机构来得有力。如果发生事故就找学校,那么学校可能倾向于取消校车,这在很多地方都已成为现实。应当设法减轻校方压力,这样更有助于政策的顺利推行。更何况,保障校车安全,需要一笔不小的资金支出,这些钱,究竟是政府出、学校出,也应当明确。

  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长期关注校车安全,被网友称之为“周校车”。早在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周洪宇就提交了《关于实施全国校车安全工程》的议案,并得到相关部门回应。去年年底,他联系各界专家综合形成了《校车安全条例》(湖北专家立法建议稿)。

王敬波也认为,学生上下学交通安全问题,是政府、学校、社会、家庭的共同责任,而不是单方面的政府管理问题。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才能为学生营造一个更安全的社会交通环境。

   
但是,如果仅仅把注意力放在校车特权这一问题上,则有一叶障目之嫌。校车制度能否落到实处,孩子的生命安全能否得到保障,最重要的因素在于界定清晰校车管理的权属问题,权利和义务明确,贯彻落实才会有保证。

  早报记者 黄志强

赵晓光表示,条例对校车服务,提倡和支持的重点主要在农村地区,而且还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出发点都是为了学生的交通安全。这样一个层次的考虑,得到了全社会的拥护。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当然我们从民间的角度,从学者的角度觉得还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首先是立法原则缺失,可以考虑在第一条“立法宗旨”之后,加上一条作为第二条,内容为“儿童优先、政府主导、因地制宜、分步实施”,这点明确后,条例后面各条有关政府职责的规定及其实施就有了总的依据。

在明确地方政府负总责的同时,条例明确规定,“保障学生上下学交通安全是政府、学校、社会和家庭的共同责任。学生的监护人应当拒绝使用不符合安全要求的车辆接送学生上下学。”

    更多信息请访问:http://www.moarLasers.com ,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谁为安全事故负责?

ca88官网 ,除了“坚固外壳”还要“制度严格”

  既然有多种多样的诉求,那么要撤并或者是恢复都要征求当地主要的意见,如果当地老百姓不愿意恢复,政府就把路修好,并提供规范的校车;如果老百姓说先把安全问题解决了,这个也可以,要看当地的情况。在一些地广人稀,不适合校车运行的地区,可以考虑增设教学点和推广寄宿制学校。

——从《校车安全管理条例》透视我国校车安全与发展

  东方早报:你为什么不主张教育部门牵头?

校车安全网络需“共同织就”

  Q&A

http://www.treadmiLLshop.net ,——接送学生的车辆结构混杂,一些私人载客车辆甚至低速载货汽车、拖拉机、三轮汽车都参与接送孩子。这些车辆安全状况差,驾驶人安全意识淡薄,超员、超速、无牌无证等现象突出。

http://www.amabankLoans.com ,  周洪宇:应该享有,比如只要校车停靠在路边上下乘客,校车旁边车辆都要停驶且保持车距。要逐渐使国民认识到校车与消防车、救护车一样,享有优先通行权,自觉避让校车。中国传统文化是老人优先,而发达国家进入近现代社会后,儿童优先已成为全社会的共同理念。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敬波说:“校车看似只是一个交通工具,但是也反映了一个教育的问题。校车安全究竟是通过发展教育来解决,还是通过发展交通工具解决是立法首先要考虑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